当前位置:首页>>进藏须知>>西藏游记>>资讯详情
西藏游记
8月温柔的西藏
作者:西藏行      来源:www.xizangxing.net     更新时间:2016-6-6 10:38:09     浏览次数:1405次

    一般人眼中西藏是荒芜、粗犷的,但是当我去到西藏,我觉得西藏温柔无比。那里的山川呈现出一种妩媚,
那里的刺蔓草遍地开放。纳木错早上那冰蓝的山色,就是日本画家东山魁夷典型的色彩风格。
只是它安静地自成一景,存在于西藏。青稞花的黄,湖水的蓝,酱色的小屋,斑斓的经幡,都给我带来温暖。

   在江孜白居寺旁边的峭壁上也有座小寺庙,我们站在山下看着那里有扇窗户关闭着,外面有白纱窗帘。
我出神地看着那扇窗户,与同伴呢喃:“我似乎来过这里,那扇窗户一会儿会打开,而且窗台内有一盆花。”
果然话音刚落,那扇窗户打开了,窗户前的大盆鲜花跃入眼帘。这惊人的巧合,让我惊呆了,我无法解释这一切。
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前世未曾磨灭的记忆,在某一刹那回望至今生吧。

 

   西藏令人惊奇的地方很多。在纳木错,我们听见有位阿尼在她的洞穴里吹法号。
当时屋檐上融化的丝丝雪水一点点地落到地上的瓦罐里,阿尼吹着法号,不时地转过头来看看我们这些不曾打扰她的游客。
回望时,她脸带笑意。我就这样呆呆地聆听,从早上一直听到中午。

   早在80年代,余纯顺带着三个孤儿从墨脱走到重庆。我印象最深的是听他说过:“墨脱人的心都好似被蓝天白云
清洗过一样。”而当今年在全国青年歌手大赛中听到一位门巴族女孩用门巴语唱的一首关于祈祷的歌,
我彻底被她的眼神和歌声感动得热泪盈眶了。虽然她再不是大山里的姑娘,她在北京这个热闹的都市里上着大学。
可是她的眼神仍然有着纤尘不染的明亮,声音有着宗教般的力量。

寂静写作,旅途的感受为我的写作灌注灵感
    旅行,有风的速度,今天在这里,明天或许又到一个千里之外的地方。
而写作是一件安静的事情,需要独自去完成。而我的一些创作灵感很多时候来源于路上。
比如我现在正在写作的一部长篇小说,它的开始来源于一个夜里:我再次梦见丹巴的甲居藏寨,
四月的梨花开得满山遍野,寨子里的藏楼都恍如从梨花缝中钻出来一般若隐若现,真是美极了。
我在那个深夜决定开始写一部小说,就从这里说起。

   也一直想写本纯粹属于游记的书。我的游记会更重视自己路上的所感。但我永远要提醒自己,
旅行散文一定不能太“私”化,当一个作家要怀着悲悯之心,铭记“放下仇恨,彼此温暖”,
文字里一定要有关乎宽容、悲悯、永恒的爱这样的主题。这样,也许会让某时某地某些人看了你
的某段文字便与自身的体验形成对接,引发共鸣。这样的文字,才再也不是“我”的,而是“我们”的。

   就好像在青海的路上,因车子抛锚,我们的车停在了一个小村落里。路边有个身着斑斓藏服的女人,
坐在泥地里唱“花儿”,她的歌几乎是以声嘶力竭的方式对着天空大喊大叫,她一遍遍地唱着,
仿佛要唱到天荒地老。一般人会觉得她就是个女疯子,可是我却觉得她快把我的灵魂叫出来了。
我听懂她是在唱着她的幸与不幸。在那时,她的歌声与我的生命形成了链接,似乎让我的生命得到了延伸。
路上总是有许多精彩的场景在刺激我,写作不再是属于我一个人,我要写给一群人看,
我要展现的就是一类人的心声。这样我寂静的写作也会更有意义了。

行走,如丝线串起写作和生活这细碎的珍珠
    旅行,让它变成了我应对生活琐碎的动力。当我疲惫不堪地离开居住的重庆城,去到大自然中,
站在那些山峰之上,与山川河流对话,我一边觉得自己如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一边觉得我是如此幸运,能与这些伟大的山河并存,也产生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
这也是生活的AB面。工作挣钱,是我为行走所付出的努力,我需要这样的形式来为行走付出代价,
也成为了我工作的动力。每年都会有很多旅行计划,我一点点地去实现。旅行回来身心放松,
仿佛换成了另一个人,也给工作带来新鲜血液,让我工作起来更有激情。
当那些记忆一点点退缩时,我就开始打开我的相册去回忆旅行的过程,这也是我解压的最好方法。
行走、写作,都是我生命中不可能放弃的两件事,会成为我一生都值得为之去努力的事。
它们给我带来的愉悦几乎是同等的,而这种愉悦将会让我的生命更加饱满、丰盈。
采访结束,我凝视着她的背影融进夕阳的昏暗中,却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她依旧特立独行地走着自己的路,在艳与寂交替的光影中执着前行。

上一篇:没有了
阳光行程 行程透明公开关注客户满意
阳光行程 行程透明公开关注客户满意
阳光行程 行程透明公开关注客户满意